现在说“野心”,到底是否合时宜?这篇文章很不错喔。励志网站长邮箱admin@xxxx.org.cn

现在说“野心”,到底是否合时宜?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

文章《现在说“野心”,到底是否合时宜?》正文开始>>

  初识本书作者阿弩,是通过他的小说《朔风飞扬》,亦真亦幻的激荡文字,将一段大唐西域战记演绎得活灵活现,堪称网上新历史小说的翘楚。因此看到作者这本《东方的野心》,也让我有些兴趣。同样是阿弩,同样是盛唐的西域征战为主题,作者这次是否又能带来精彩?

  翻开本书,发现其基本脉络为历史纪实叙事,主要描述了太宗时平灭高昌、玄宗时征伐小勃律,以及唐与大食怛罗斯之战三次西域征战史。不过与一般的历史研究书籍不同的是,阿弩在本书中并非只是对历史进行论述,而是加入了大量的富有文学性的渲染和场景描绘,令人在阅读时颇有身临其境之感。这种将文学语言带入历史叙述的写作手法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,近年来通俗历史读物中颇有些例子。我先前所读过的王者觉仁《天裂九世纪》便是如此。这种方式虽然严谨性上要打些折扣,但使历史读起来少了许多刻板,多了一份鲜活却是不容置疑的。阿弩的文笔也颇适合这种演绎,透过他灵动洒脱的笔触,我们仿佛回到了千多年前的盛唐,看到了长安的繁华市景,感受到了西域高原上扑面而来的朔风,领略到了千军万马对峙时的肃杀……当然,本书中的文学化渲染,总体上还是一种点缀性的存在,为的是增加叙述的临场感。其本身并不构成真正的情节演绎,因此也就不称其为《朔风飞扬》那样真正意义的“文学作品”。而且,由于阿弩的这两部作品在内容上都是以唐朝西域征伐为主题(朔风的主情节脉络便是高仙芝平小勃律和败于怛罗斯的过程,高昌之事也间带提到)。所以说本书与《朔风》可算是相同的素材做出的两样菜式,其间难免有重复之处,怛罗斯战场的描写更是基本雷同。因此,如果你已经读过《朔风飞扬》,那么可能没太大的必要再读本书了,除非想重温一下~当然,本书作为历史记叙,也有其独到之处。对当时各种历史事件的叙述,对文献史料的引用,以及唐代军制,武器等的考证,自然能比虚构文学详尽不少。阿弩在书中还是费了不少心思查阅资料,并尽量秉持了历史文字所应有的以事实为论据的基本要求。可见其虽然字里行间无不透出对浩浩盛唐的向往之情,但还不至于过度美化,由着性子信口胡诌,YY历史。

  不过,这本书所充斥的“铁血”气息恐怕也会触动不少人的神经。需知我们看历史,从来所看的并非完全“客观”的历史,而是我们自己认知与想法的镜像。本书书名《东方的野心》,其心似已昭然若揭,那就是借缅怀盛唐的对外扩张历史和曾经的强大辉煌,意图重振国人的激昂之情,甚至希望中国能够恢复汉唐雄风,重新采取对外进取之姿态。如此咄咄逼人之势,恐怕要让和平主义者大为皱眉,斥之为狂热愤青的YY。不过在我看来,事情也并非这么简单。诚然本书所宣扬的历史观与以往“主旋律”可谓大不相同。自小时候起,历史书上提到中国,都说是“不侵四邻,不持枪凌弱的和平主义大国”,像唐朝谋略西域的史料,那基本是不会提到的,即使是汉武帝北击匈奴,也说成纯“自卫反击”。当然,随着年龄渐长,见识渐多,这种自封的“和平大国”形象也就被我当成了一个笑谈,历史书荼毒同辈的铁证,每遇到持此类观点者,便忍不住引经据典,嗤笑其迂腐。然而再长几岁后,方才觉得此类历史宣称的确有其用意。一则当时中国正从近代史屡遭列强欺凌的痛楚中走出,为突出“欧美文明国家”的强盗本色,自然要将自己塑造为与此类不同的“不恃强凌弱的和平大国”形象;二则这种形象对于立国不久,又在朝鲜、越南等地有过交战记录的新中国来说,也是一种为降低邻国戒备心理而做的自陈,实为国家领导人韬光养晦之策。虽然有违历史实证之原则,但为国家换来几十年和平发展的机会也是事实。以此种观点观之,本书的确“不合时宜”。然此一时彼一时也,如今中国国力日盛,早已是全世界瞩目。此时再韬晦,再低调,恐怕别人也未必相信。“和平崛起”的口号喊了半天,信者寥寥,“中国威胁论”倒是漫天飞舞。如此情况,再宣扬和平主义恐怕也是自欺欺人,恢复大国应有之霸气自信,并不为过。以此观之,本书的意图,倒也情有可原。需知一天到晚叫嚷武力解决问题,自以为卧龙再世,韩白重生的“铁血愤青”固然不值一晒,但要一味“以德服人”,无疑更显一厢情愿。我们必须记住,历史从来不是由和平主义者所书写。而人类的历史,本质上是一部战争史,即使在21世纪的今日,这一点也未改变。美好的心愿与信念如果没有力量的守护,那就只能是空想者的梦呓。以往的“和平主义”自况有其意图,但如果死守不放,把自己绕进去,那就有点迂了。当然,不赞成当下“亮剑”的也会说,现在中国虽然国力比以前强了,但国内问题依旧丛生,危机矛盾重重,粗放型经济发展也难以持久,还是应该先安内才对。何况现在美国风头正盛,不宜与其硬碰硬争雄,否则恐怕得不偿失。这话可谓在理,比只会说“和平主义”的腐儒高明不少。但是支持本书观点者恐怕也会说,如果为了和平而继续掩盖历史,恐怕时间久了,民族尚武之心不再,不就等同于自我阉割?到时候恐怕想争雄也是有心无力了。君不见汉宣帝之言“汉家自有制度,本以霸王道杂之,奈何纯任德教,用周政乎”?这话也并非全无道理。所以,本书是否“合时宜”,真是个纠结的问题。不过了解历史本身还是不错的,见仁见智的问题,还是留给读者自己思考吧~

现在说“野心”,到底是否合时宜?的上下篇文章
《现在说“野心”,到底是否合时宜?》相关文章
Power by DedeCms